主页 > 爆·媒体 > 走进媒体创意工场新华网制造“爆款”短视频的秘密都在这里
2019年04月24日

走进媒体创意工场新华网制造“爆款”短视频的秘密都在这里

  从2016年到2019年,围绕多个时事热点,新华网推出了多部现象级爆款短视频。这些短视频都是如何诞生的?背后有着哪些技术秘籍?《广电时评》(ID:GDSP360)近日走进新华网媒体创意工场,一探究竟。

  2019年春节前,在坐落于北京西城区的新华媒体创意工场(以下简称创意工场),这里的年轻创作者们进行了一轮又一轮头脑风暴,研究今年的“看报告”创意短视频用什么新形式才能“刷屏”。

  “看报告”系列是新华网在近年全国两会期间用创意短视频方式解读政府工作报告的品牌节目,继2017年《无人机航拍:换个姿势看报告》后,团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但今年如何创新?新的问题又摆在了他们面前。

  两个月后,《全息交互看报告》于3月5日正式上线。视频访问量随即持续上涨,至今已超过了1.05亿。对于此,创意工场破茧工作室成员彭雪神情雀跃:“这是创意工场‘看报告’系列第二部播放量过亿的作品,第一部是2018年3月5日推出的《跃然纸上看报告》。”

  总面积1900平方米的创意工场,旁边耸立着千年古刹天宁寺,科技与焚香“交耳”,颇有一种“静中取闹”的意味。

  在创意工场内,有一间占地面积330平方米的MR智能演播厅,厅内舞台区共3面立屏,高4.05米,总面积111平米,地面屏97.5平米,屏幕内容可根据不同节目场景需要随时更换。引入的智能拍摄机器人系统、前景增强现实实时渲染系统、动态捕捉系统等制作系统,也能满足不同类型的专业级节目录制需要。

  “《全息交互看报告》的创意在创意工场成立前就有,奈何当时缺少MR演播室这一硬性技术条件,于是方案放置到了今年才实现。”该片执行导演、创意工场粒子工作室负责人魏文彬说。

  如何将报告中的宏观数据与百姓日常生活结合起来解读报告,成了团队成员策划的重点。

  春节前,魏文彬找来参与过《创意微电影:我梦想,我奋斗,我奔向》脚本策划的杨艾艾,为《全息交互看报告》进行文案创作。最终,杨艾艾与另一位同事,将今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 GDP、CPI等重点数据进行提炼,并以百姓的视角串联这些重点数据,进行报告解读。

  在《全息交互看报告》的视频中,背景实际分为图片和道具两种。为了将MR演播室的逼真效果和置景素材更真实美观地结合起来,魏文彬和同事在创意磨合阶段,就开始找图片素材、琢磨素材可用性,同时做动画特效、转场、置景,以及寻找适合的道具等。

  “这个过程有点像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想要的场景,不一定能找到,比如画幅比、色调都不错的梯田图等。同时,还要根据能找到的图再反推如何置景,两件事彼此制约。”魏文彬说。

  制作中,魏文彬将原本后期完的动画特效制作前置,原因在于这样做在保证视频的流畅感之外,还能更真实的呈现转场效果。尽管筹备拍摄工作辛苦,但过程中也发生不少趣事。在《全息交互看报告》中,有一条出场时间不过3秒的中华田园犬,成了片中引人注意的萌点。“‘发掘’这条中华田园犬实属偶然,一次午饭外出的机会,我们看到了这条犬,做置景工作的工作人员觉得它符合要求,于是便让它能来‘客串’”。

  用搭载MR技术的演播室,制作重要节点宣传内容,《全息交互看报告》不是首例。

  2018年,新华网推出的习总书记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发表的重要讲话解读作品——《总书记这份极其重要的讲话还可以这样读》,就是第一次将MR演播室所带来的沉浸式感与文字策划内容相结合的作品。

  该片的执行导演、魔方工作室成员杨之轩此前也是《跃然纸上看报告》的制作人员,他提到,接到这个项目时,离开大会开始不到一周。想创意、找资料、连夜制作、填补新数据……最终在大会当天下午5点左右推送了这部作品。谈到首次运用MR技术进行拍摄的感受,杨之轩坦言:“其实心里没底,因为包括厂商技术方也是第一次如此大规模使用该技术,甚至在制作的过程中还一度出现过棘手的小插曲。”

  在杨之轩、魏文彬看来,这套技术不仅需要花时间研究操作,而且需要的工种人数也较为庞大,因为在这个演播室的工作流程中,最考验的是讯道摄影机,导播系统,三维场景系统,现场导演团队和后期制作团队等几个板块的通力配合。“系统能否用好是一个团队配合的结果,做这部片子,团队成员共30多人。”杨之轩说。

  恢复高考、第一届春晚、2008年奥运会火炬传递、大众创业、共享单车、复兴号高铁……2018年一部名叫《我梦想,我奋斗,我奔向》的创意微电影成为互联网现象级作品。

  “在顺义一个3000平米的影棚里,搭建14个景,铺42米长的轨道……以往拍摄微视频十几人就可以完成拍摄,而到了这个剧组,工作人数就得近200人,这其中有99%的同事第一次深入剧组生活,投入剧组全流程工作。”《我梦想,我奋斗,我奔向》副导演杨之轩说,拍摄该片“庞大”的不止是剧组人数,还有拍摄系统。

  摄制《我梦想,我奋斗,我奔向》用到的装备是来自英国的Milo Motion Control系统(简称Milo运动控制系统),作为全世界最先进的运动控制系统,在欧美市场Milo设备是各大电影、创新类影视的必备品,但在中国还是“少数”,而应用于新闻媒体创新产品领域的Milo运动控制系统,目前仅新华网一家。

  作为国内为数不多熟悉Milo运动控制系统的工程师,王新涛在2018年之前完全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新华网融媒体中心创意工场的一份子。此前,王新涛主要在是基于Motion Control(MOCO)技术拍电影和TVC广告,也曾作为Milo运动控制系统技术支持参与到创意工场的拍摄中。2018年2月1日,王新涛正式加入创意工场,而《我梦想,我奋斗,我奔向》也是他入职后的首部作品。

  “这个机器它有短臂和长臂两种状态,短臂状态比较轻松,2—3人可以组装完成,耗时2个小时,新华网用到的是长臂,用一次成本不低,而且摄影机、镜头的使用也对机器的损耗挺大。”王新涛告诉记者,平时自己还在B站上上传有关Milo运动控制系统拍摄的幕后花絮,与网友进行经验交流分享。

  作为新华社新媒体创新孵化基地,创意工场启用于2018年7月,同年12月正式对外开放。工场内设立了七个工作室,每个工作室所负责的内容各有侧重。

  据新华网融媒体产品创新中心总监马轶群介绍,目前创意工场微视频业务有三部分:重大主题报道类产品线、新闻资讯类产品线、知识人文类产品线。《全息交互看报告》正是2019年创意工场推出的重大主题报道类产品线的作品之一。

  来到创意工场前,魏文彬的工作是在新华网从事平面设计,主要做数据新闻图、H5、动画等,通过制作短视频的契机,2017年他开始转型做视频,主攻后期特效。

  与魏文彬情况相似的还有参与过创意工场各种微视频制作的杨艾艾、杨之轩,以及彭雪等,随着工作地点的转换,工作内容也随之变化。

  成立创意工场前,杨艾艾是新华网的文字编辑,创意工场成立后,她“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名文案策划,负责微视频的文字内容。为了更快上手视频制作,杨艾艾会抽时间去剧组观看专业人士如何拍摄。与魏文彬搭档多次的杨之轩则主要负责创意工场的项目运营。如果仔细看,《全息交互看报告》中的演员还有彭雪。但“出镜”并非她的专职工作,在新华网主要负责项目的工作才是她在创意工场的日常。

  每个人的转变与新华网创意工场的战略布局有着分不开的联系,从他们工作身份、性质的变化中,亦能窥见新华网融媒体产品创新中心这四年来在内容制作、运营推广方面的转型线索。

  “2019年,创意工场希望继续做别人没做过的,或者是做了以后别人模仿不了的微视频。”

  马轶群介绍,“创意+技术”是新华媒体创意工场短视频作品区别于其他媒体机构作品的核心特点,同时创意工场还拥有一支覆盖全流程的短视频创作团队,这些都是“爆款”频频产生的重要原因。除前述作品之外,自创意工场启用以来,团队已创作了《同心追梦》《纸短情长》等众多创意与技术俱佳的短视频精品。

  每周的头脑风暴成为创意工场短视频创意来源的主要渠道,在团队内部称之为“养”创意。“这个创意此次不合适,但下次或许可以用。”马轶群说,团队会将每次头脑风暴的内容集中起来,进行筛选、调整、打磨,到合适的时候用上,同时还会邀请社里的同事一起思考创意。

  2017年《无人机航拍:换个姿势看报告》中“无人机拍摄+CG技术”的想法,其实是2016年年底创意工场准备用来做年终策划的创意,“但由于当时技术无法实现,这个想法在当时只能暂停,直到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才被启用”。

  今年全国两会前期,新华社摄影部提出想与创意工场共同制作一部与人民大会堂有关的微视频,新华社摄影部集中挑选出照片,最后交给创意工场进行包装制作。

  “这个视频的核心诉求是将人民大会堂所有厅展示齐全,是史上第一次,所以我们想将视频做得有故事性和历史感。故事性从这些照片背后的事迹出发,历史感体现在视频略微泛黄且淡雅的配色上。”魏文彬介绍。

  用背后的故事“展示”图片的方式,也是新华社社内部门与创意工场打通资源,优势互助的体现。目前,《人民的殿堂》点击量已达1.16亿。

  马轶群表示,今年,创意工场除了筹备“五四运动100周年”“新中国成立70年”等重要节点的作品外,还在筹划一档新闻资讯节目,预计四月下旬上线;同时,还有文化类、人物类的原创节目也将在今年与观众见面。“媒体创意工场今年仍会以出品高品质精品内容为主,甚至Milo技术也要考虑广泛使用,将其功能最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