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物 > 人物:曾历9年牢狱之灾的埃塞俄比亚马拉松冠军
2019年05月02日

人物:曾历9年牢狱之灾的埃塞俄比亚马拉松冠军

  作为长跑强国,埃塞俄比亚拥有非常多的优秀长跑运动员。不过由于政治环境混乱,很多人得不到公平的待遇,比如1968年墨西哥奥运会男子马拉松金牌和万米银牌得主、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马拉松铜牌得主马莫·沃尔德。

  沃尔德也是少有的比较有争议的选手。1932年6月12日,沃尔德生于一个奥洛莫家庭。1951年他移居到首度亚的斯亚贝巴并入伍。1953-1955年曾在韩国担任维和人员。

  1956年,他首度在奥运会上亮相,参加了800m、1500m和4*400m接力的比赛。当“赤脚大仙”阿贝贝·比基拉赢得埃塞尔比亚首枚奥运金牌的时候,沃尔德并没有出现在那次奥运会的赛场上。

  据他自己所说,之所以缺席奥运会是因为政府希望他在刚果危机期间去那里完成维和任务。不过随后,因为埃塞奥委会和政府发生冲突,结果他既没去维和也没参加奥运会。不过,他的同胞、代表埃塞参加1960年奥运会男子800m比赛的奥斯曼却说他是因为没通过国内选拔赛而没能参加奥运会。

  真相如何,我们不得而知。不过从那之后,沃尔德就将训练重心改到了长距离项目上。1964年,他在奥运会上获得了男子万米第4名。在那场比赛中,来自美国的比利·米尔斯最终夺冠,这也造就了奥运历史上最大的冷门之一。比基拉蝉联了马拉松冠军。

  4年后,由于比基拉在马拉松比赛中受伤而无法完赛,他命令沃尔德赢得冠军。当时的对话被跑在他们身边的美国选手肯尼·摩尔听到了。直到34年后,肯尼才弄懂那对话的意思。

  沃尔德没有让比基拉失望,他以2小时20分27秒,3分钟的绝对优势夺冠,成为埃塞俄比亚第二位奥运会马拉松冠军,而且他还在同届比赛中拿到了万米银牌。他的胜利宣告了比基拉并不是孤独的,而马拉松也迎来了属于埃塞俄比亚的时代。比基拉让沃尔德成为了传说,他们激励了很多家乡的年轻人参与到长跑运动中来。

  1972年,在慕尼黑,沃尔德因为被逼着穿上不合适的鞋子而只获得了马拉松的第三名。后来成为记者的肯尼·摩尔获得了第4。肯尼说他永远记得沃尔德回头看他的眼神,那充满遗憾的眼神。

  回国后的沃尔德被提升为上尉,并被许诺获得一栋漂亮的房子,不过他最终没能得到它,因为1974年,埃塞俄比亚发生了政变。作为前朝军人,他连生命都受到了威胁。不过那些奥运会和其它比赛的奖牌救了他。他获得了一个地下的邻里委员会的职位——当然是作为政府的眼线。

  在此期间,他结了两次婚,他的第一任太太1987年去世,2年后他续了弦。两段婚姻带给他3个孩子。

  1991年,埃塞俄比亚再次发生政变。新政府抓了2000名涉嫌参与恐怖活动的人员,其中就包括沃尔德。起初3年,西方世界没人注意到这点。直到1995年,国际特赦组织的报告中提到他没被指控犯罪就被监禁了。他们呼吁要么指控他、要么释放他。但埃官方并没有给予回应,直到国际奥委会要求解释时,官方才说“要等待法庭判决”。

  得知此事后,已经成为记者的肯尼·摩尔在肯尼亚体育委员迈克·博伊特(1972年奥运会800m铜牌得主)的帮助下来到了埃塞俄比亚采访。据沃尔德年轻的第二任妻子说,他是被陷害的。1978年,他曾被当时的政府官员要求枪杀一名男孩,但有很多人都看到他故意射偏了。在1992年的一次听证会上,很多人都作证说他没有杀人。唯一的指控就是让他开枪官员,他想指责沃尔德来为自己开脱。

  在国际社会的多方奔走下,2002年,已被关了9年、并未经过审判的沃尔德终于被审判定罪,他被判处6年监禁,但由于他已经被关了9年,从而被释放。不过这段关押的日子使他的健康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在没有得到充分治疗的情况下,出狱几个月后,沃尔德就因肝癌去世,年仅69岁。此后,他的妻子和儿女就移居到了美国。